欢迎访问

现在时间是:
工作人员查询:
您所在位置: > 网友聚焦

王海打假辛巴之后:一场直播带货江湖上的较量

更新于 2021-01-03   | 浏览次数 14

跨年夜的前一天晚上,王海做客了一场视频连线节目。这场主题为“直播带货是九假一真?”的节目里,王海再次剑指辛巴(辛有志),吸引了50余万人的观看。

“支持王海”与“打倒王海”评论同时刷屏。席间主持人打趣道,“可能你回去又要收获很多(网络暴力)。”

打假25年来,王海身边不乏质疑,手撕辛巴后,他再次被卷入舆论中心;与此同时,坐拥7千万快手粉丝的辛巴,除了接到监管部门90万行政处罚外,其个人及团队账号也被快手暂时封停。

一场假燕窝事件让两人的生活轨迹出现转折:曾扬言“倾家荡产也要告你们”的辛巴选择了噤声;饱受网暴的王海却越挫越勇,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对中国消费者的期待是“保持质疑的精神,追求有限的正义。”

▲王海,受访者提供

打假辛巴缘起:

一场耗资数千万的豪华婚礼后

王海开始重点关注辛巴直播间

对于几乎不看直播带货的王海来说,关注到辛巴有些偶然。2019年8月,辛巴举办了一场堪比演唱会的婚礼——请了42个明星现场助阵,婚礼总斥资7千多万。

王海对红星新闻记者回忆,他的第一感受是:一个主播能砸这么多钱,钱从哪儿来?销售上有没有造假?新闻曝出当天,王海就在微博上发“有没有受害者,我们来关注一下这个网红。”

这条微博下143条评论中,充斥着对辛巴及其老婆初瑞雪的不满,称他们是“微商头子”。私信王海表示自己被骗的一下就有几十个。

在燕窝事件之前,王海先后扒出辛巴直播间里出现的敖东牙膏、宾利月饼、马油皂等商品涉嫌虚假宣传,“我原以为辛巴就是小规模骗一骗,没想到被骗的数量还不少。”

▲辛巴在燕窝事件后,更改了自己的简介

但这些揭露都没有燕窝事件来的更猛烈。

2020年11月,某网友在网上质疑辛巴卖的燕窝为糖水后,遭遇了网暴、辱骂和骚扰。这一切源于辛巴在直播间的公开回怼。

直播间中,辛巴声称自己是“清白”的,并指责该网友“你的良心在哪儿”,而辛巴徒弟时大漂亮也一旁搭腔“不回应你,是不想给你脸。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奉陪到底。”同时直播间里还暴露了该网友的联系方式。面对网络上的质疑,辛巴的态度是“拼尽全力告,花多少钱都可以,倾家荡产告都可以。”

这挑动了王海的神经。对辛巴的回应态度,王海直言“不能接受”。“他被质疑以后,没有诚恳道歉,反而说要告到倾家荡产,这么嚣张的一个态度,实在让人不能接受。”

11月19日,王海公开了检测报告,据检测结果,该产品蔗糖含量4.8%,而成分表里碳水化合物为5%,该糖水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检测结果唾液酸含量高达万分之一点四。

但这一次,网友没有看到辛巴“理直气壮公开炮轰”——而是在次日做出回应,“我司不涉及任何采购行为”“会督促商家做好售后服务。”

但这样的表述依然不被王海认同,随后两天时间,他连发10篇微博,指出辛巴展示的是海藻酸钠和乳酸钙合成的凝胶,工业成本不足1块钱,并喊话辛巴“要不要考虑自首?”

11月27日,辛巴微博就此次燕窝事件公开致歉,距离其11月6日发布律师声明“要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仅过去20天。

王海此前对辛巴的揭露,并没有引起社会上的太多关注,而燕窝事件之所以让辛巴翻车,王海认为是因为辛巴“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面对质疑的时候说是假话,道歉的时候依然是假话,表现太过分。”

“我要打的就是他的人设,”王海认为消费者之所以选择直播间购买,很大程度是相信主播们的人设,主播也是靠这种信任关系赚钱。但这“信任”背后,缺乏支撑。

明星主播光环之下

有商家被坑也不敢对着干

燕窝事件前,辛巴的快手简介里有着他对自己的定义——“出于农民、馈于百姓、农民的儿子、百姓主播”。

在辛巴粉丝眼里,辛巴有着“草根逆袭”的光环——年幼贫苦,摆摊赔钱,去日本打过工,睡过公园,做过倒卖纸尿裤的生意,却又因此在日本入狱……在辛巴团队发布的文章《辛有志成功心酸史》中提到过,从监狱出来后,“一无所有的他很快又东山再起”。

辛巴乐于讲述自己从底层崛起的故事,甚至愿意分享自己的“成功学”——在直播间里,他鼓励观众“未来你们也可以卖货”,还说“我应该出点课程,将自己人生的一段一段分享给大家”。粉丝也亲切称其为“巴哥”“正能量”。

他曾对媒体表示,“我有一个原则,不和工厂合作,只和农民合作,让农民拿到该拿到的钱。”在粉丝眼中,辛巴是扶贫,但其售卖很多商品在王海看来“经不起推敲”。

2019年11月,《三联生活周刊》曾分析辛巴销售的品牌,发现无论是199元的运动鞋还是99元的鱼子酱眼霜,均是没有市场辨识度的品牌。王海也曾指出,辛巴售卖的某一款牙膏,宣传时称是吉林敖东专研抗口臭牙膏,实际根本没有获得敖东牙膏的授权,而只是经销商的贴牌售卖。

关于退货率,也一直被外界质疑过高。《IT时报》曾报道称,2020年7月19日,辛巴创下了3.77亿元的直播销售额,全场客单价最高的坚果投影仪单场销量为3884单,但24小时后,退货率达35%;小乔跑步机,单场销量为7240单,可隔天便只剩4513单,退货率达38%。

有网友揭露辛巴卖貂皮大衣的套路:直播前签合同,谈好坑位费,直播一晚上卖了几千件,把老板高兴的不得了,结果没过几天陆续全部退款了。

有商家也向红星新闻记者提出过刷单质疑,但一方面没有确凿证据,另一方面不敢得罪大主播,索性罢了。“以前的直播带货合同不规范,刷单也没证据,商家都当是长教训。”

该商家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辛巴在做直播带货前期,多数依赖微商代理拍下,微商在朋友圈卖,卖不出就退货。但直播间显示很多订单,导致商家会备货很多,一旦退货率高,吃亏的还是商家。“但做这行每年都要花钱踩坑,被坑了也自认倒霉,顶多就是不找辛巴合作了。”

“狂妄,自大,疯狂压价。”这是该商家描述圈内周围人对辛巴团队的印象。“后来我身边很多人都不跟辛巴合作了,一个是辛巴太危险,容易出事毁品牌,再有是辛巴要价低不肯放利润。”

纪录片《伟大的制造》曾采访过一家辛巴的供货商,也侧面证实了这一说法。片中受访供货商总结辛巴团队选品的标准就是“便宜”——“ 他会把价格压的死死的,把自己的利润拉的高高的。”还指出“他家找面膜三毛的都嫌贵,都要两毛五、两毛八的,口红要两块五的。”

而压低商家被辛巴的粉丝视为“谋福利”。上述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的商家表示,辛巴早期确实为粉丝压了价,但后期却是连同粉丝一并“收割”。“辛巴链接的店铺几乎很少跳转旗舰店,很多都是专卖店,而专卖店一般都是经销商,货品质量和售后很容易出问题。”

而红星新闻记者联系的另一位“被坑”商家,婉拒了采访,表示辛巴已经退钱了,自己不愿意再掺和这些。

“出过事圈子里都知道,不再去碰辛巴就是了,”有商家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之所以很多商家不愿抛头露面,是因为辛巴一直太火了,谁也不愿意跟他“硬碰硬”。“对于直播带货,大家都是在赌,因为做电商经常踩坑,亏钱就当试错了。”

一场“粉丝”之间的较量:

辛巴粉丝天天签到等他回归

王海收到更多粉丝谩骂

燕窝风波后,辛巴似乎“消失”了。在他的快手账号下,最新一条是11月27日他就燕窝事件的道歉信。按照平台要求,2021年2月21日其账号才可以解封。

但这并不影响辛巴在粉丝心中的地位。微信中“辛有志粉丝圈”,每天都有粉丝签到发帖“等你回归”“818(辛有志粉丝团的昵称)一直在”。也有人为他抱不平,认为辛巴是遭到算计,“愿那些黑辛巴的人早日醒悟”。

▲辛巴快手账号目前处于封停状态

类似情形屡见不鲜。在辛巴对燕窝风波道歉的那条微博下,点赞排名前十的评论中,没有对他是否存有卖假货的质疑,也没人关心那位被网暴的网友,而是出奇一致的“支持辛巴”,称他“有大爱有担当”,辛巴今天的遭遇是因为“人红是非多”。

王海的情形却正相反。自从2019年开始关注辛巴后,王海收到的谩骂就没停过。2019年8月,王海曾在微博上晒出过几张私信截图,自称是818的粉丝说“巴哥自己比用户更担心质量问题”,说王海“凭空捏造”。而在燕窝风波后,王海说自己收到了几百个骂他的私信和评论。

骂者何人?王海分析多来源于水军,“我们专门观察过,很多都是新注册的账号。”可能是雇员、可能是跟辛巴有利益关系的人,这是王海给出的猜测,他说已经向北京互联网法院提交了150多个诉讼,现在正在准备提交第二波。但他不认为这些是“真粉丝”,“我们揭露的内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辛巴存在问题了,怎么还会愿意继续受骗?”

▲王海对网暴者提起诉讼

2020年12月29日,《财经》报道了“辛巴直播间网购后,80余人被电信诈骗600万元,谁之责?”辛巴团队还未从“燕窝事件”脱身,就被卷入“直播间电信诈骗事件”。

与此同时,网络上出现了越来越多质疑辛巴的视频,甚至包括“前818粉丝”。网友“爱较真的国哥”,连发4条视频,讲述自己在辛巴直播间购买口红和羽绒服的经历,并晒出与辛选客服沟通的截图。

据“爱较真的国哥”提供的信息显示,客服声称从法国跨境运送的YSL口红却显示从国内寄出,且发货地显示为云南,他拨打发货人电话,对方表示自己在上海,并不是卖口红的,也不是辛选员工。面对质疑,辛选客服始终没给“国哥”回复。

“爱较真的国哥”称自己2018年就关注辛巴,但从2019年开始,自己购买的产品不断出现问题,他才发视频吐槽。最后两条视频,“国哥”说自己吐槽之后收到很多谩骂,“评论区攻击我的人,曾经我也是你们的一员,攻击着攻击辛巴的人,但现在我选择理智,不诋毁也不攻击。好不好不靠说,自己去买就知道了。”

而另一位前818粉丝钱先生,一再确认红星新闻记者不是辛巴粉丝后,才敢说出自己对辛巴态度的转折。钱先生表示,自己也是在2019年开始,发现直播间购买的产品言过其实,还存在暴利,这才失望的。

但真正让他改变立场的,是电信诈骗事件。“我当时是好心在粉丝圈里提醒,辛选团队要注意这个问题,防止内部员工泄露,结果直接给我踢出来了。”钱先生说不能理解,为什么对外界说要解决问题,但自己反映时却得到这样的结果,“难道他的谦卑都是装的吗?”

辛巴曾在直播间反复强调自己的成长都来自于粉丝和辛选用户的支持,自己的一切都是粉丝给的。现在钱先生回忆自己身为818粉丝时,多数情况都是“当局者迷”。

他想起辛巴曾在直播间说过一句话,大意是“世界都诋毁我没关系,只要我的粉丝爱我,我就能活下去。只要有粉丝支持我就不会倒。”

“现在这句话仔细琢磨是有道理的。他的粉丝大多都是看不清的。”

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编辑 陈怡西


热线:010-52877375/76 版权所有:《金融周刊》
版权所有©2014-2015 endofuran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