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现在时间是:
工作人员查询:
您所在位置: > 社会热点

江西男子15年前强奸未成年少女致死后抛尸潜逃,法院一审判处死缓

更新于 2021-01-08   | 浏览次数 54

“等待了15年,这样的结果我们难以接受。”庭审结束后,被害人雷桥兰的姐姐说。

2005年3月24日,被拐卖至江西上饶广丰区的15岁贵州少女雷桥兰,在逃亡回家的途中被黄包车工人曾树良诱骗并强奸。其间她因为呼救被曾树良捂住口鼻窒息而死,事后曾树良将雷桥兰的尸体抛入河中后潜逃。直到2020年,上饶警方才通过基因库比对锁定了仍在本地生活的曾树良,这场15年前的凶案终于告破。

雷桥兰(中下)小时候与姐姐、哥哥、母亲的合影。

2020年12月31日,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宣读雷桥兰遇害案判决结果。法院认为:被告人曾树良以暴力手段奸淫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并致被害人死亡,其行为构成强奸罪,且具有加重情形,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曾树良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曾树良犯强奸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法院判处曾树良赔偿雷桥兰家属丧葬费38065.5元。

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判决结果。

对此雷桥兰家属表示法院判决“量刑过轻”,认为被告人曾树良行凶手段残忍恶劣,潜逃15年没有自首,且从未真正道歉和悔罪,不应作出从宽处理。目前家属已向上饶市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要求法院重新审理。

一次致命的出走

2005年3月26日下午,有目击者向广丰区公安局报案称,在丰溪河边玩耍时发现了河上漂浮的雷桥兰的遗体,此时距她从“未婚夫”刘有旺家中出走已经过去两天。

雷桥兰出生于1989年4月,是贵州省紫云县板当镇人。在雷桥兰姐姐手机中,还保存着自己、母亲、弟弟和年幼的妹妹的合影,这也是雷桥兰留在世上仅存的几张照片。

“妹妹是我们姐弟三人中长得最好看的,很多邻居都这样和我说。”姐姐记忆中的雷桥兰是一个聪明开朗的孩子,因为是家中最小的妹妹,很受父母的疼爱,在家也很少干农活。2002年她从家乡到广东深圳打工,与妹妹有两年未见,回家时发现雷桥兰已经比自己都高了。

雷桥兰的出走发生在2004年的农历十二月。据姐姐回忆,当时镇上要赶集,妹妹私自拿了家中一升玉米来卖,可能因为害怕被父亲的责骂,就离家出走了。事后哥哥还接到了她的电话,让爸爸“不要来找她”。

根据判决书上的证词,雷桥兰在离家出走后被一名同乡卖给来自江西的刘有旺“做老婆”,随后被刘有旺接到上饶广丰区生活。然而2005年3月24日下午,雷桥兰再次从刘有旺家出走,随身还带走了全部的衣物。

关于雷桥兰出走的原因,其姐姐认为她是发现被人拐卖(当时刘有旺年龄已经很大),因此想要逃回家。而在判决书的证词中提到,雷桥兰在出走前曾给介绍人打了电话,称“自己有病,不想连累有旺”。

在离开刘家后的24日傍晚,雷桥兰提着行李在广丰区国税局的人行横道上等车,此时骑黄包车拉客的曾树良从路边经过。据曾树良供述称,当时她问起自己附近有无旅店可以过夜,还说自己没有钱了。曾树良称,因为听到雷桥兰是外地口音,又孤身一人,便起了歹意。

于是曾树良假意帮忙寻找旅馆,骑黄包车载着雷桥兰来到芦林街道金三角长廊城墙位置。见四周无人欲脱雷桥兰裤子进行强奸,遭到雷桥兰反抗,雷桥兰大声呼救。曾树良便右手抱住雷桥兰身体,左手用力捂住雷桥兰口鼻不让其喊叫。大约几分钟后,雷桥兰身体松软下来,曾树良用手指探雷桥兰口鼻,误以为雷桥兰没有气息已经死亡,但仍然与雷桥兰发生性关系。

之后,曾树良用黄包车将雷桥兰拉至小康城丰溪河边的栏杆缺口处,解下黄包车上的电线,将雷桥兰的身体和随身携带的包捆绑在一起,推入水中。

家属:凶手至今未道歉

据刑事判决书上广丰区公安局出具的归案情况说明,证明根据公安部的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男性家族基因库(简称Y-STR库)。2020年6月3日上饶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向广丰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反馈信息称:通过Y-STR刑事科学技术检验比对,发现“2005年3月26日强奸案”中现场遗留的生物检材系广丰区下溪街道官塘社区的曾氏家族男性所留。

民警通过调查发现该家族的曾树良有重大作案嫌疑。2020年6月9日晚广丰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将曾树良抓获,同时采集曾树良的生物检材送检。经审讯,曾树良如实供述了其实施强奸犯罪的事实。次日,公安机关依法对曾树良刑事拘留。

曾树良交代称,在案发后的两天,其骑黄包车在白鹤畈内接客,被刑警大队的民警拦下盘查,还拿了张尸体照片给其辨认,问其是否见过这个女孩,其当时拿着照片看了一下,照片上的女孩就是被其强奸后抛尸的女孩,由于当时其不敢承认是其做的事,就否认了。

庭审现场,曾树良的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不持异议,但认为被告人曾树良在实施强奸行为时并不知道被害人系未成年人,且曾树良捂被害人口鼻致被害人死亡属于疏忽大意,故曾树良的主观恶性不深,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庭审中认罪悔罪,且曾树良现已是65岁的老人,建议法院对被告人曾树良从轻处罚。

对于辩护人的意见,雷桥兰家属表示并不认可。家属方认为嫌疑人作案目标明确,动机明确,从作案到抛尸欲毁灭罪证,整个过程都是有计划的完成,案件恶性极大,应当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且嫌疑人15年来从未有过自首表现,事后被警察盘问并不认罪,亦无悔罪之心,不应该适用于法定的从宽处理情节。

雷桥兰的姐姐说,犯罪嫌疑人的代理律师在庭上说愿意赔偿,希望得到家属的原谅,称稍后联系受害人家属在庭外调解。然而事后犯罪嫌疑人家属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拒绝见面。直到现在,她和弟弟都未收到来自凶手家属任何形式的道歉。

记者了解到,自雷桥兰遇害后的15年间,雷桥兰的父母已经相继去世。雷桥兰的姐姐称,当初由于案件没有告破,父母拒绝从当地公安那里领取骨灰,时年15岁的雷桥兰至今未有下葬。

“等到凶手真正付出代价后,我们想好好祭奠一下妹妹。”雷桥兰的姐姐说。

【记者】吴扬

【作者】 吴扬


热线:010-52877375/76 版权所有:《金融周刊》
版权所有©2014-2015 endofuranch.com